自由主义

  • 发表于
  • 分类于

我从不讳言我对自由主义的绝望,但是我却甚至比以往更坚定。因为自由主义真的从来没有给你画饼,它说的都是不好听的老实话。自由主义很难谈得上信仰,它是一串不相信的集合。自由主义信仰的强度取决于你有多么厌恶强权。越是在今天,越有必要重申自由主义的原教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