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何评价近期(2020-08)出现的网友对于眉山剑客陈平的负面评价?

作者:该账号已解散
链接:https://www.zhihu.com/question/414089867/answer/1503067052
来源:知乎
著作权归作者所有。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,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从古到今,无论中西,历朝历代。我很反感一个常驻美国的人在全网大肆谈论中国。别一边领皇军的口粮一边大肆和未经世事的学生谈论国家方针,中国有自己的智囊团,有党的方针和路线,有对农民的补贴和十年计划。

陈老师:

  1. 和女儿长期居住美丽的密西西比河沿岸,拿着绿卡挣爱国流量的钱,面对国籍质疑大打太极;
  2. 2000人民币比3000美金日子好,后改为自身感触;
  3. 主要传播对象为易被蛊惑的广大学子(大学,高中生);
  4. 身份压人的权威论原始主义者,用头衔和爹妈压你;
  5. 大肆谈论和亲政策物化女性,让中华大秦子民听满清遗骨谈和亲,后改口”和亲”是用词不当;
  6. 认为重金无用,重金奖励国内研究人员没用,必须从海外用花姑娘引进人才;
  7. 对外称自己为某大学经济研究教授,实则论文没有几篇,自己的本业物理更是无建树;
  8. 陈老师目前为止所有观点:否定城市发展,大力提倡农村经济,否定人均收入提高;
  9. 陈平:建立统一的社会保障体系是短视国策—-《中国改革》2002年第四期;
  10. 美国不可能和日本、英国结盟,现在日本、英国几乎是已经和美国结盟了,我都差点忘了他就住在对岸;
  11. 坦言自己不为做官,实则直系亲属为美籍想做官也没机会,且人在美养老无忧,所有观点”核心”与智库们对着干糊弄不解事实的单纯学生制造挑拨,”大尖四中”;
  12. 坦言自己不为名利,实则为其新书吸引流量,为其理论《腹泻经济学》(哦不,代谢,不好意思)吸引人气,深得公知真传,有流量就有金钱,一把年纪恰无辜学生们情怀,贴爱国标签为自己吸引名气,恰爱国的烂钱。如果有人告诉我,喝碳酸饮料不好,要少喝。我觉得,他大概率是为我的身体考虑。但是,如果一个人告诉我,喝可口可乐之类的碳酸饮料对身体不好,所以我向您郑重的推荐百事可乐。后来一查,发现他在百事还有股份,那我就要怀疑他的动机了。

以上论据大家皆可翻看往期视频或报纸期刊,互联网并非没有记忆。

陈老师的一刀切逻辑套路:

  1. 先摆出我国发展弊端(事实产生的结果,实则产能不足/过剩的弊端)→
  2. 后摆出国外资本弊端(事实产生的结果,实则产能过剩/不足的弊端)→
  3. 用结果论证结果?(陈的理论依据)→
  4. 都是弊端所以国内/国外的更好(结论);

真假参半,混淆视听,摆事实讲歪理。论点论据论证,议论文的三素。整个视频除了论点之外,少有论据和论证。一个物理和金融学者,输出观点不带论据和论证。逻辑方面,恐怕连睡前消息都不如,可谓物理经济两开花,留学界的马保国老师。

举例:

  1. 美国倒牛奶→国外产能过剩不好→国内大家都有饭吃(实则进口加农补)→大家应该守着三分地搞小农靠天吃饭(实则靠祖国给农民的大量福利补贴,感谢祖国让我这个屌丝有饭吃,我爱中国);
  2. 上海城中村人均别墅一块地→上海2000rmb比洛杉矶3000刀生活水平更高,后改口为未经任何数据分析的”主观感受”;(实则上海新农村和洛杉矶市中心,新田忌赛马?)

余老师最近也出来说话了,那我这个屌丝多说一句:我认为大家应该表示理解,毕竟资本一般和你讲不通道理就用春秋笔法和你讲情怀。大国的敌人,从来不在外部,从来都是自己。

看前复制!看前复制!看前复制!允许规范转载!

依托机构:

陈老师所在的某研究院只是挂靠在复旦名下,不是传统的学术机构,院里研究员多是观网的资本投资人以及搞时评的,比如余亮张维为陈平。除张维为有国际关系学博士学位外其他人并无社会科学的学术背景,而且张维为的主业还是搞宣传,只是打着研究中国问题的旗号,并非真正研究我国的问题(所以观视频我只半看督公)

个人履历:

陈物理经济学家,比公知更讨人厌,是我见过第一个履历上把中学游泳比赛和三好学生都附上的教授,也是我所见第一个70多岁还拼爹的老人。假装是左派的极右,用一些奇怪的理论忽悠非专业的大学生,伪装大佬,指挥群众往东,自己往西,让大家吃糠自己鱼肉。实际老本行物理拿不出过硬研究成果,经济理论研究也少有同行认可。更是不知P小将们何德何能将其与我国核弹级别的物理先驱比较。林听了沉默,杨听了流泪……

运营模式:

陈的各种操作和教主给教徒洗脑是一个模式,回复视频并不是为了回复质疑,而是巩固教众的信仰。专业的学术人员忽悠不了,忽悠无知群众路线,不过是借着反西来反进步,实则吹捧西方的保守主义。对它们来说人民的生活可有可无,女性就是换取财富的资源。我觉得B站很大的问题是水平不如知乎,却嘲笑知乎没有水平,知乎至少有人愿意因为焦虑为知识付费,去提问,去摆事实(当然知乎这样也不好);而B站大部分后浪焦虑只会一边舔舞蹈区一边喷。

后记

我和陈老师以及P小将们爱的可能不是同一个中国。余陈之流仗着学生粉丝多以为高枕无忧,学生们虽然最终都会长大,这些名流也早”功成身退”。但害怕的是,人设崩成这样,还有人把他当国师。在此也劝告各位P小将们,和我对线不算什么本事,建议直接找实名且用数据打过陈脸的林毅夫对线。尤其此次疫情后,对于类似陈老这种接触过高等教育,懂点公知套路的”智儒”们,希望大家一定擦亮双眼。他们在美丽的密西西比河岸意识到干爹没那么爱他们之后,找新爹时表面肯定喊的比我们喊亲爹还亲切富有爱意。讲真比核物理我是真的没陈老厉害,但《思修》、《近代史》、《毛概》、《马原》陈老不一定考的过我,因此我也建议某些海外留学教授回国能重修政治,学不过不承认其教授职称。

伟大的导员说过我们要走的不是极左也不是极右,而是特色社会主义道路。有人要带我们打破历史周期律,帮我们修好了桥;后来又有人让我们自己放弃了桥要摸石头过河,各位B站同学一定学好《马原》提防新型公知。

最后君子和而不同,尊重批评的声音,而不是靠举报删评!

创作声明:部分来源于网络,论据论证皆可翻看往期陈视频或报纸论文期刊,互联网并非没有记忆。毕竟我不敢拿出身份证和大佬对线;

张三在上海月薪两千,李四在洛杉矶和老外和亲,我在b站看眉山论剑,希望我们都有光明的前途。

看前复制!看前复制!看前复制!允许规范转载!允许规范转载!